欢迎来到热点小说

热点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商少又被小娇妻带歪了 > 第6章 他居然闻她的裹胸!

底色 字色 字号

第6章 他居然闻她的裹胸!

    “看着我。”

    她被迫眼睛直视他。

    商薄衍的眼睛黑漆漆的,尤其是那双黑瞳,像是深井一般,让人看着便不寒而栗,却又情不自禁的深陷其中。

    苏酥吓得心都不跳了,她梗着脖子,“姐夫你别这样。”

    商薄衍冷眼看了她一眼,紧接着目露疑虑,“你的脸不应该是古铜色吗?”

    怎么洗了个澡,还洗脱色了?

    苏酥平日里都化着妆,脸上擦的粉比她自己的肌肤还要黑一个度,不然的话她真的看上去太娘了!

    苏酥:“!”

    她下意识捂住自己脸,在内心狂叫!

    啊啊啊,他要不要这么抓重点?

    顶着冷面阎王越来越怀疑的眼神,苏酥发挥了毕生演技,忽然大哭,“姐夫!”

    商薄衍被她喊的眉毛一挑。

    苏酥边哭边说,“我、我真的是不容易啊,小的时候邻居家的孩子就说我娘们唧唧的,上学的时候男同学也不跟我一起玩,他们都说我长的太白了,太娘了,我、我从小受尽了各种歧视,为了不被人歧视,所以我才一直化妆,给自己抹黑。”

    商薄衍拧眉,“你从小受尽歧视?”

    苏酥泪眼朦胧的看着他,抽了抽鼻子,半真半假的说道:“他们说我从小缺钙,长大缺爱,姥姥不疼,舅舅不爱,左脸欠抽,右脸欠踹,驴见驴踢,猪见猪踩,说我天生扫把星,克死母亲,活该被人抛弃!”

    商薄衍看着她那双清澈的眼睛,被泪水浸湿之后泪汪汪的,居然多了几分可怜。

    半晌,他拇指粗鲁的擦了擦她眼尾,低沉的声音响起,“以后,没人敢这么说你。”

    苏酥眨眨眼,许久,眉眼弯弯一笑,牛逼轰轰的说道:“那是,我有姐夫,谁敢欺负我就是跟我姐夫过不去!”

    以后她出去就报商薄衍的名号,吓死他们!

    这小子。

    商薄衍气笑,揉了揉她湿漉漉的碎发,倒是没说什么,只一个,“嗯。”

    他的名声,护这个小子,足以。

    苏酥在心里悄悄给自己的演技打了个十分,她可真棒。

    “姐夫我先去换衣服。”

    苏酥猫着腰从他身边经过。

    忽然。

    “不对。”

    商薄衍蹙眉,尔后将胸衣放在鼻尖闻了闻,忽然觉着味道有点熟悉。

    这个味道……

    苏酥转过身来就看到商薄衍鼻尖靠近嗅她裹胸的这一幕。

    卧槽槽槽!

    他居然闻她的裹胸!

    不对。

    这个冷面阎王不会做这么变态的事,除非……

    商薄衍忽然转过身来盯紧了她,“这个胸衣哪来的?为什么这上面会有昨晚那个女人的香气?”

    他也太变态了吧,就跟他发生过一夜情,他居然就记住了她身上的体香!

    还是说是她刚刚经过的时候他闻到的?

    苏酥僵了一下,尔后往后退了一步,装傻充愣,“姐夫你说什么呢?这个裹胸上怎么会有我姐姐的香气,你是不是闻错了?”

    商薄衍看着苏酥,斩钉截铁,“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哪怕他不记得昨晚那个女人的长相,但是这个味道他绝对不会记错,这个体香,昨晚上充斥着整间屋子。

    哦艹!

    苏酥硬着头皮,“那或许是搞错了吧,这个香水味道我觉着很普通啊,我在别的女人身上也闻到过这种味道,这是最普通的香水味道了吧!”

    商薄衍拧眉。

    “姐夫,我觉着你单单依靠香水味道就找人,未免有点太武断了。”

    商薄衍看着她,苏酥离着远远的,朝他呲牙讨好笑。

    商薄衍抿紧唇,“换好衣服就到书房来。”

    “哎。”

    商薄衍拿着裹胸走出去,心思沉了沉。

    真的是他搞错了吗?

    房间里,苏酥赶紧从自己背包里掏出另一件裹胸,穿好之后她又穿上衬衣,将假玩意带到身上,然后往自己身上喷了古龙香水,把自己脸和脖子都抹黑一层。

    做完这些之后她才摊在床上,狠狠的吐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差点就露馅了。

    .........

    书房里,商薄衍一落座,便对苏酥命令道:“拿把椅子。”

    苏酥咬着下唇,不敢反抗,正好商薄衍对面就是椅子,她直接在椅子上落座。

    “坐过来!”商薄衍低喝。

    苏酥吓得差点从椅子上弹起来,立刻起身,拉着椅子到商薄衍的旁边,坐下,但两人之间还是隔着一段距离。

    商薄衍蹙眉,低沉的眉宇之间满是不悦,“再过来点,我特么能吃了你?”

    苏酥快要哭出来了。

    活阎王好凶哦。

    她紧紧抓着椅子的边缘,朝商薄衍那边一点一点磨蹭。

    商薄衍就看不上苏酥这磨磨唧唧的性格,一把抓住椅子,微微一个用力,就给她拽了过去。

    苏酥完全不察,顺着那股力道直接飞了出去,好巧不巧,一张小脸儿直接埋进了商薄衍怀里。

    场面一度十分尴尬。

    苏酥像是被人点了穴似的,趴在那里,她这辈子再也不想起来了。

    商薄衍的家伙被苏酥的脸砸到,也没好受到哪里去,这突然让他想到那天晚上,他在那个女人的身上驰骋……

    下腹一紧,商薄衍感到自己快要爆炸了,揪着苏酥的耳朵,就把苏酥的小脑袋给拎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疼疼疼!三叔,疼……”苏酥龇牙咧嘴,声音里带着哭腔,含泪看着商薄衍。

    那双眼睛,如婴儿的眼瞳一般纯净,看着商薄衍的时候,眸底带着委屈,商薄衍的心一下子就软了,只是浑身的血液,又燥热了一分。

    被这样一双毫无杂念的眸子盯着,不知道为什么,商薄衍有些心烦气躁起来,又揪住了苏酥的耳朵,晃了两下,“有那么疼么?一个大小伙子,这点苦都吃不了,没用!滚回房间去!”

    苏酥闻言,如蒙大赦,连忙起身,一溜烟就跑出去了。

    商薄衍:“……”

    叫这小子来,是要给他说说公司的事情的,他怎么就这么给他放走了?

    不过商薄衍还是决定,从明天开始,只要苏酥学校没课,就去公司给他当助理,他非得好好管教管教这小子不可。

    另外,也能引出那个该死的女人。

    苏酥回到房间,立刻把门反锁上,然后拿出手机,给商尚发了一条微信。

    【呜呜呜,小尚子,三叔太可怕了!】

    很快,商尚就发了一张图片过来。

    下面还有一段文字。

    小尚子:【哈哈,你说三叔坏话,我已经截图了!我要告诉三叔!】

    苏酥:“……”

    商尚,我丢你老母!

    她气得将手机丢到一边,去卫生间刷了牙洗了脸,就钻进被窝里睡觉了。

    门被反锁上了,所以苏酥睡得很安心。

    结果第二天一早,却是被商薄衍从床上拎起来的。

    苏酥猛地睁开眼睛,眸底的凌厉之色在看到来人是商薄衍之后,立刻变得柔弱,甚至还有点窝囊。

    “疼!三叔,疼!”

    “起来!”商薄衍十分暴力地将苏酥拽起来,“你是水做的?碰一下就疼,下床!”

    苏酥的眼泪流到了肚子里,立刻下床,含胸弓着身子,绝对不能让三叔看到自己胸前的弧度。

    难不成她以后连睡觉也要缠着束胸吗?

    “三叔,我把门锁上了,你怎么进来的?”苏酥支支吾吾地问道,大气都不敢喘。

    “一个大小伙子晚上睡觉还锁门,我都替你害臊。”商薄衍沉着脸,说完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走了两步发现苏酥没跟上,侧头瞪着他,“快点啊!”

    苏酥立刻跟了上去,“三叔,干嘛啊?”

    “晨跑。”商薄衍留下这句话,又率先迈步。

    苏酥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的耳边响起了一首悲催的歌曲。

    满腔愁和怨啊,声声问苍天,老天爷为什么,让俺受折磨……

    苏酥立刻转身进了卫生间,以最快的速度缠上抹胸之后,出去追上了商薄衍。

    海边……

    跑了两圈,苏酥就不行了,一屁股坐在沙滩上,一边摆手一边喘息着说道:“不行了,说什么都不跑了,三叔,我要不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再跑两圈。”商薄衍过来,一点都不喘地说道:“看你弱得跟只小鸡似的,以后每天早晨都得跑步……”

    苏酥刚张嘴想要说话,商薄衍的声音就又响了起来,“你敢说不,把你屁股打开花。”

    苏酥一高蹦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快点!”商薄衍道,继续往前跑。

    苏酥哼唧了一声,跟了上去。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加入书签

设置

字体样式
字体大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