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热点小说

热点小说 > 历史军事 > 三国之汉室再兴 > 第372章 水淹寿春

底色 字色 字号

第372章 水淹寿春

    连日大雨让曹军的攻势为之一歇,陶谦庆幸天助扬州,如若不然,再有一日,寿春便要失守,自己性命难保,百姓也将遭受屠戮。

    他本只想暗中支持阙宣让他对付笮融,收取浮屠寺的钱粮,再将阙宣除掉,吞并其兵力,未料竟在乱军中杀死了曹嵩,得罪曹操,不禁懊悔不已。

    但事已至此,已经无法挽回,孙坚已经渡江北上,只等天气好转,便可赶至寿春,虽然大雨连天,陶谦不敢让士兵歇息,冒雨赶制弓箭等守城器械。

    过了两日,忽然守军来报,曹兵撤退,陶谦心中激动,亲自冒雨到城上来看,果然曹兵尽数拔营而去,陶谦不由长出一口气。

    众将士无不欢喜,曹宏笑道:“真是天助我等,曹操退兵,正好可让孙坚快速支援,否则天晴之后他再来攻打,我们又将陷入危机之中。”

    陶谦叹道:“寿春紧邻下邳,非为治所之地,天晴之后,吾当移治豫章,将这九江郡交给孙坚镇守,此人善于用兵,足以保住扬州。”

    曹宏忧心道:“孙坚乃江东猛虎,府君将寿春让于他,此人将拥有三郡之地,只恐尾大不掉,再难控制。”

    陶谦无奈笑道:“孙文台乃当今英雄也,昔日董卓最是忌惮此人,唯有其能当枭雄曹操,吾已年迈,有意将扬州让于他,只求安保晚年,善养子嗣便足矣!”

    曹宏言道:“府君既有此意,何不早命孙坚前来,如今寿春危机四伏,曹操雨后必会发兵再来,孙坚若闻府君让贤,必会冒雨北上。”

    陶谦深以为然,当即写信命人去请孙坚,只要孙坚到寿春之后,便让出扬州牧,带着家眷到江东避乱。

    大敌退去,又决意让位,陶谦顿觉得浑身轻松,连病痛都减轻许多,回到府中歇息,不再似原先那般辗转难眠,当时便能安稳睡去。

    这一觉竟睡到半夜,刚迷迷糊糊醒来,觉得腹中饥饿,命人熬粥备饭,还未起床,突然听得门外一阵嘈杂。

    “府君,大事不好,快随我撤退!”曹宏惶急的声音在门外响起。

    陶谦大惊,赶紧起身下地,开门问道:“发生何事?”

    曹宏神色焦急,指着外面叫道:“大事不好,寿春,寿春被淹了,府君,快随我走,否则就来不及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会如此?”陶谦闻言大惊,一把抓住曹宏的手臂,“淮水已经数年不曾泛滥,援军将至,岂可撤退?速速命人去填河道。”

    “来不及了!”曹宏跑到床边,找过衣服胡乱披在陶谦身上,大声道,“水势泛滥,将护城河完全淹没,我看定是有人故意为之,恐怕是曹兵挖开河道!”

    “啊?”陶谦脸色苍白,连退两步,摇头道,“这……好个曹孟德,安敢做此丧尽天良之事?”

    曹宏见情势紧急,忙传令外面的亲兵准备车马,帮着陶谦穿好衣服,催促着向外匆忙走去。

    走出府衙,便见街道上水已经没过膝盖,洪水四下里奔涌,如同猛兽来袭,曹洪扶着陶谦上马,众人保护家眷往南门逃去。

    此时所有的守军和百姓都往南门涌来,以往寿春被淹,都是南面稍高,从这边逃走,大家都在仓皇撤退。

    百姓们大多不忍离开家园,都躲在家中,有些已经上了发房顶,城中一片哭嚎叫喊之声,在雨声中听起来格外凄凉。

    陶谦披着一件蓑衣在亲兵簇拥下冲开一条路,逃出寿春城,人马仓皇想南奔走。

    一道闪电亮起,陶谦回头看寿春城,只见四处洪水汹涌,仰天嘶吼道:“曹操,你如此丧尽天良,不得好死,老朽愧对寿春百姓啊——”

    轰隆隆——

    远处天际传来低沉的雷声,冷冷的冰雨胡乱地打在陶谦脸上,天地又陷入一片黑暗之中。

    大雨到后半夜渐渐停歇,天明时分,寿春城陷入一片汪洋之中,半截城门都被洪水淹没,百姓们纷纷躲在城墙之上,哭嚎连天。

    曹操带着夏侯惇、乐进等去而复返,在远处的一座高山上望着如孤岛一样的寿春城,脸色如天空一般阴沉。

    夏侯惇无奈道:“河堤破坏,便一泻千里,根本填塞不住,只能等天晴之后再慢慢修补了。”

    乐进眉头紧皱,言道:“水火最是无情,苦了城中百姓了。”

    曹操叹道:“千里之堤溃于蚁穴,更何况是有意为之?拿下寿春之后,将城中一半钱粮用来修筑河堤,救助百姓。”

    “遵命!”夏侯惇摇了摇头,他从未见过如此大的水势,更没想到河堤一经挖开,便一发不可收拾,连同两百多士兵都被卷入洪流之中。

    众人一直等到中午时分,寿春周围的洪水才渐渐散去,但城外大道上泥沙淤积,车马不能通行,曹操只好命士兵清理道路。

    不多时曹洪和曹昂带兵回转,兵卒们全都浑身湿透,曹昂手中提着一颗人头,花白的须发,伤口处早被雨水淋得发白,正是陶谦。

    曹操下马向北跪拜,又大哭一阵,遂后命曹昂将陶谦人头带到浮屠寺,在大殿焚烧,以告慰曹嵩在天之灵。

    曹洪从袍服中取出一方大印,欣喜道:“主公,这是扬州牧的印绶。”

    “陶谦老贼,临死还不忘取走印信!”曹操接过大印,高高捧起,脸上泪痕犹在,忽又大笑道:“待某取了扬州,振兴汉室,光宗耀祖,家父定会含笑于九泉之下。”

    曹昂见士兵们清道之后,又拿着兵器去开城门,城上的百姓一片惶恐,有些人大声叫骂,竟向城下扔石头。

    赶紧对曹操言道:“父亲,百姓怨恨,皆出于恐惧,如今陶谦伏诛,大仇得报,请饶恕城中百姓,今后治理寿春,还需仰仗他们来完成。”

    “吾儿所言甚是!”曹操点头道:“吾早命元让修河堤救灾民,速速派人劝降百姓,扬州之事吾不再追究。”

    曹昂立刻带人到城下四处喊话,招降城中百姓和官吏,陶谦已死,不再追究百姓之过,请大家一同清理河道,保护寿春。

    百姓们只是畏惧曹操杀害,听说不追究过往之事,想想安家要紧,马上放弃反抗,纷纷下城去疏通河道,保护家中之物去了。

    曹操手捧扬州印信,直到此时才长出一口气,正准备进城,忽然远处飞马来报,曹休带兵清剿阙宣贼巢,在富陵湖中被贼人打翻船只,抓到山寨中去了。

    曹操大吃一惊,手中的印信砰的一声掉进了地上的烂泥之中。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加入书签

设置

字体样式
字体大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