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热点小说

热点小说 > 历史军事 >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> 第1487章 乌鸦的赞歌

底色 字色 字号

第1487章 乌鸦的赞歌

    洗漱完,池非迟把灰原哀赶去睡觉,给非赤泡了个热水澡,也没有再待在客厅,回房间里躺好,左眼链接了方舟,日常开始学习模式。

    一时无法判断的事,不需要纠结。

    越水七槻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嗓音沙哑,以后还有机会发现、判断。

    至少可以肯定一点——越水七槻打电话给他之前,有过紧张和犹豫,不然早上或者在列车上就会给他打电话,不会一直等到晚上八点多,卡在这个微妙的时间点。

    说明越水七槻在跟他接触的时候,内心还是没法放松,以他们目前的关系来说,这是正常情况,总需要一个适应的过程。

    只是越水七槻反应出来的拘束和紧张,比他想象中严重一点。

    他是会吃人吗?

    说起来,他前世的经历和越水七槻有些相似,只不过年龄要更小一点,也没有一个丢下他们母子的外国父亲,而是一对丢下了儿子、双双离世的父母。

    灰原哀的猜想不对,相比起难过,小孩子一开始是不愿意相信,难过要晚很多,随之而来的,就是生活好像突然变了样、连世界也变得陌生的感觉,内心深处恐惧且不安。

    也不止是灰原哀说起父母去世不会有太大感觉,相比起他前世短暂的一生,他跟父母相处的时间更为短暂,又是在懵懵懂懂的年纪,哪怕是如此重要的人,音容笑貌不会随着时间被磨灭,但一年年过去,习惯了之后,很多情绪都会归于平静,再想起来,也很难会有太强烈的情绪波动。

    只是今晚聊了聊,他意识到原来一切都有迹可循。

    在过去某个不经意的时间点,他或许想过,希望自己能回到过去,跟当年得知了噩耗的自己说点什么;可能也想过,当年情绪低落、一个人走在雨里时,周围匆匆路过的人群里,能有一个人撑伞走上前,稍微跟他说点什么,哪怕只是问一句‘你是哪家的孩子’……

    人类的本质是不是爱自己?

    这是今晚的研究命题。

    心理方面的观点很多,还有的观点涉及到了哲学问题,他对所有不同观点都感兴趣。

    研究自己,使人快乐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翌日,气候严寒。

    天空像是被层层白色纱布蒙住,压在高楼顶上。

    天色白茫茫一片,让都市里浑身漆黑的乌鸦很醒目。

    在冷风中,乌鸦们似乎更加精神亢奋,或展翅飞过天空,或停歇逗留在某处,一只叫唤起来,就能引来一群跟着叫唤。

    “嘎啊!嘎啊!”

    毛利侦探事务所二楼,毛利小五郎专注欣赏着电视里播放的《极乐净土》舞蹈,笑脸在乌鸦的叫唤声中逐渐凝固,‘嘭’一下拍桌站起身。

    “可恶的乌鸦,又停在三楼栏杆上!”

    坐在沙发上看书的柯南刚转头,就看到毛利小五郎‘哗啦’一下拉开了窗户,连忙起身走上前,以防毛利小五郎做出类似丢东西打乌鸦、误伤楼下路过的人的冲动行为。

    “喂,你们真是吵死了!”毛利小五郎仰头看着楼上栏杆处的乌鸦,恼怒挥拳头威胁,“给我离远一点,不然我借非墨来揍你们!”

    柯南半月眼,心里呵呵。

    先不说非墨体格也不大,一只能不能揍得过楼上那两只,难道大叔叫非墨揍乌鸦、非墨就会去揍吗?

    非墨说到底也是乌鸦,还是放养的乌鸦,跟这些野生乌鸦说不定还认识,关键时刻,不维护同类就很不错了。

    “嘎啊!”

    两只乌鸦听到‘非墨’,招呼对方飞远。

    “走吧,走吧,我们去对面站会儿,毛利侦探真是的,不就是在他家三楼说会儿话吗?居然用非墨老大来压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在这里巡逻比在阿笠博士那边好一点,昨天又有一只被小哀引诱下去,抓住分辨公母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那只乌鸦太笨了,换作是我,我才不会上当……”

    毛利小五郎见两只乌鸦飞远,一脸无语地哼着歌离开窗前,“乌鸦啊,你为什么叫……”

    柯南站在原地,定定看着乌鸦飞走,似乎有手机按键音在耳边回响,脸色沉重了几分,直到几片黑羽在空中打着旋坠落在视线外,才转身往楼上去。

    “咦?又是到瑛佑那里停了?”

    三楼,毛利兰正在用座机讲电话。

    柯南停步留意着,听到电话那边铃木园子咋咋呼呼的声音,出声问道,“瑛佑哥哥怎么了吗?”

    “柯南?”毛利兰放下话筒、伸手挡住,转头解释道,“学校本来打算在寒假结束之后,举行新学期的动笔仪式,但又突然取消了,学校联系我们进行通知的时候,一直联系不上他,同学打他的电话也一直打不通,要不就是突然断网,从寒假开始之后就这样了啊,说起来,他也很久没有来找我们聚一聚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担心啦,”柯南仰头笑道,“池哥哥说他是去医院看病了。”

    “看病?”毛利兰有些惊讶。

    “是他走路总是撞到东西,池哥哥和新出医生建议他去医院看看,好像可以调整治疗好,”柯南道,“不过他想给我们一个惊喜,不让池哥哥告诉我们具体的情况。”

    安慰一下,但是不能让小兰知道那家伙去了杯户中央医院,免得小兰跑过去,这一波操作应该……

    毛利兰一脸了然,“是杯户中央医院吧!”

    “啊?”柯南懵了。

    为什么小兰会知道?

    为什么好像很多人都知道本堂瑛佑寒假去了哪里,就他不知道?

    “刚放假的时候,园子联系过他一次啊,”毛利兰道,“他说找到线索了,就在杯户中央医院,不过网很快就断了,他也没有再打回来……”

    柯南怔在远处。

    线索?水无怜奈被发现了?

    等等等等,那是不是意味着他之前的推测错了?

    那个家伙知道水无怜奈在那里,怎么会让池非迟送他过去?是故意的?想让池非迟过去确认一下是不是水无怜奈吗?

    池非迟到底有没有卷进去?

    “柯南,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啊?”

    毛利兰无语的声音,让柯南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“我是说,瑛佑不是说过他姐姐失踪了吗?园子以为是他找到了他姐姐的线索,不过他说不是,是找到了他爸爸的同事!”毛利兰弯腰对柯南解释完,又笑道,“他很高兴呢,说找到了他爸爸的同事,说不定就能找到他姐姐了,我想既然他爸爸的同事在杯户中央医院,他去治病的话,肯定会选择杯户中央医院,和他爸爸的朋友一起有照应,还能一起去找他姐姐,所以,他在杯户中央医院治病的事,我猜对了没有?”

    “没、没错……”

    柯南呆呆应声,回过神来,就往门外跑,“我突然想起来,今天说好了要去博士家看他的新发明,小兰姐姐,我要马上过去,午饭我会在博士那里吃,不用等我了!”

    “柯南,你跑慢一点啦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,柯南和朱蒂前后脚到阿笠博士家。

    柯南觉得必须面谈,提醒一下朱蒂一群人,本堂瑛佑去杯户中央医院还有别的目的,以及本堂瑛佑发现了父亲同事线索的事,也需要跟FBI知会一声,同时,他也想确认一下,本堂瑛佑的父亲是不是他想的那样。

    朱蒂也如实说了赤井秀一的调查结果,即本堂瑛佑的父亲伊桑本堂是CIA探员,潜伏在日本并且在日本结婚,之后有了两个子女,只不过潜伏进组织之后,被组织的人发现,因此死亡。

    而当天现场其实还有一个流浪汉,就在仓库二楼,目击到了仓库外的发生一切,包括事后伊桑本堂赶到现场又自杀的同事,还有之后赶到的、两个穿黑衣的男人,再就是,当天看到了一个蹲在地上的、受伤的女人,对赶来的两个黑衣男人说自己杀了伊桑本堂的经过,而根据流浪汉说,那个女人跟日卖电视台的主持人水无怜奈长得一模一样……

    “这、这么说的话,”阿笠博士道,“那水无怜奈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啊,不可能是那个男孩的姐姐,”朱蒂沉声道,“否则不就是女儿杀死了亲生父亲吗?”

    灰原哀思索着道,“可能的推测是,水无怜奈伪装成了伊桑本堂女儿的样子,想从他口中套出CIA掌握了多少组织的情报,可是被伊桑本堂察觉后抓起来审问,而水无怜奈在被拷问得吐露实情前,开枪杀死了伊桑本堂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这样就不好办了,我本来还想让你们把那个叫瑛佑的少年叫过来,问他一些有关于他父亲的事,可是他们都联系不上他的话……”朱蒂摸着下巴低头思考,突然想起一件事,抬眼看向柯南,“对了,池先生能联系上他吗?”

    灰原哀微微皱起眉头,“我不觉得把非迟哥卷入进来是好事。”

    朱蒂见柯南也在迟疑,摊手道,“可是池先生已经送那个少年去过医院,如果那个少年父亲的同事真的在医院,并且跟他有所接触,应该也已经注意到了池先生,我们向那个少年确认清楚他父亲的情况、他父亲同事的情况、池先生送他去医院的情况,反而对池先生的安全问题有好处。”

    灰原哀考虑片刻,没再反对,沉默着走到座机前打电话。

    这一个个的真麻烦,就喜欢把她家非迟哥往危机里拉!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加入书签

设置

字体样式
字体大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