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热点小说

热点小说 > 历史军事 > 千古第一圣贤 > 第十章 跪下

底色 字色 字号

第十章 跪下

    “奴婢……奴婢……”

    红玉紧紧的攥着酒壶,一时间话都说不出来,激动的也不知道是紧张还是茫然,陈铭微微一笑,说道:“不急,等我回来再说,你先回房间等我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红玉茫然的点了点头,陈铭笑了笑,转头对青依说道:“劳烦姑娘带路。”

    青依点了点头,转身而去,而陈铭提着酒壶悠悠然跟上,耳边响起墨染跟小柒唱的第二首歌。

    “西洲何有,远树平高丘。”

    “云闲方外雨不收,稚子牵牛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伴着歌声,陈铭直上三楼,这一楼并非寻常宾客可登,要么是王公贵族,要么能做那少数几个花魁的入幕之宾,陈铭提着酒壶跟着青依来到左边最里侧的房前,青依轻轻扣响房门,里面传来桃花淡淡的声音: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青依推开门,随后伸手轻声说道:“公子请。”

    陈铭点了点头后迈步入房,地上的羊毛地毯踩上去入坠云端,房间中段系着红色的轻纱幕帘,各处皆装饰有金色的饰品,在房间里侧,一张铺着红绸的圆桌上已经摆放着数道精美的菜肴,身穿一席红色纱裙的桃花正坐在桌旁,房间里的烛火将整个房间照映的通明,色调统一,看上去温暖却又肃穆。

    桃花在烛光的照映下美的惊人,但陈铭的目光却放在了正站在窗边看外面月色的一名男子背影身上,从背影上看男子身长大约一米七五七六的样子,头戴玉冠,身穿上好丝绸所制的黑色外袍,上面用暗金丝线绣着玄妙图案,腰间黑色玉带上同样用暗金色丝线绣着云雷纹,脚下黑色中筒靴,上面点缀着银色的纹路,气度俨然。

    似乎是听到了房间里的动静,那人转过头,大约二十四五岁的摸样,剑眉不浓不淡,眼眸明亮有神,鼻梁高挺,五官菱角分明,看上去卓尔不凡,他看向陈铭露出一抹微笑,拱手行礼道:“先生之词曲让秦明叹为观止,只是不知先生是否如词中一般,自西洲桃源而来,入红尘平定天下,拯救苍生?”

    无何化有,感物知春秋,这句的意思是在梦中感知到天下纷争,配合后面的女主提笔相留,于是就有了词中人打算出山平定天下的意思,而后的词全是两人的回信,直到女子白头,死亡男子还没有回来。

    在这个世界的音律中哪里见过如此词曲?将一个心怀大志的男主与一段凄美的爱情故事写的文采斐然,加上从未听过的音律格式,这一首歌带给听众的震撼还在第一首之上,此时绣春楼满楼皆是墨染二人的歌声,满楼听痴的人,歌中的意境,女主的痴心,男主的胸怀大志,都能戳到他们的嗨点。

    “平定天下,拯救苍生?”陈铭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眼前这男子,又看了一眼坐着淡然饮茶的桃花,看来这顿宴席是这个叫秦明的请自己了,这就是绣春楼背后的男人?什么身份?

    “正是。”

    思忖见,陈铭笑道:“公子可知天下非一人可平,苍生更非一人可救。”

    “怎是一人?我大夏朝带甲之士上百万,更有满朝文武,天下六国中我大夏朝国力无双,如果先生有志,可入我大夏朝堂效力。”秦明微笑说道。

    妥了,敢说这话的肯定是官面上的人物,就是不知道是谁。

    陈铭哑然一笑,摇头说道:“在下闲云野鹤惯了,受不得朝堂规矩。”

    如朝堂?给天子磕头吗?他还是天道呢,按辈分算那是天子的爸爸,再不济也是叔叔。

    过自己的日子不好吗?

    秦明叹了一声,有些遗憾的说道:“是秦明孟浪了,先生先请入席。”

    陈铭拱手笑了笑,然后上前两步来到席间,待陈铭坐下后,刚刚一直自斟自饮的桃花亲自给陈铭斟了一杯酒,笑问道:“刚才妾身见两位公子交谈甚欢,故不便打扰,照顾不周请公子海涵,不过妾身也很好奇,既然陈公子无意朝堂,那敢问公子日后如何打算?”

    “既然楼主好奇,在下告知楼主便是,在下正要向楼主辞行,准备寻一处清静之地开间书院,再挑选些弟子传授所学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先生所传何学?是否如先生所说,可让天下无饥民,人人有饭吃,年年换新衣,能老有所依,幼有所教,能飞天遁地,移山填海?”秦明也坐了下来问道,陈铭撇了他一眼,笑道:“自然。”

    “可否平定天下?”

    “自然可以,我之所学,能让军队气吞万里如虎,兵锋所指所向无敌。”陈铭饶有兴致的笑道。

    秦明深吸一口气,募然站起,对陈铭深施一礼,说道:“刚才秦明多有怠慢,并未讲明身份,再下实为当今夏王第二子武秦明,如若先生所学这能做到如此,秦明当拜先生为师,并请父王将先生败为国师,但如若先生骗我……”

    武秦明站起身,面色中充满威严的说道:“本公子定当将先生车裂于闹市之中!”

    这个公子可不是别人尊称的那种公子,而是真正的公子。

    陈铭洒然一笑,绕有兴致的说道:“我之所学不光能做到之前所说之像,如若发展下去甚至能让人长生不老,能往来于星辰之间,这又当如何?”

    “先生此言当真?”武秦明肃然问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

    “如何证明?”

    “想知道?”

    “自然!”

    “跪下。”陈铭淡然说道。

    武秦明一下愣住了,就连桃花都是满脸愕然的看向陈铭,随后俏脸上布满寒意。

    他怎么敢?!这可是当今夏王二公子!而且还不是无权的公子,其手下掌控二十万兵马,是下一任夏王的有力竞争者。

    房间里的气氛刹那间凝重起来,陈铭似无所觉,淡淡说道:“跪下敬茶,拜我为师,我就教你。”

    不是我给你证明后让你拜师,而是你跪下拜师后我才教你!

    这两者的含义可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房间里就这么停滞了几秒,武秦明募然深吸一口气,下一刻一摆下袍轰然而跪。

    “学生武秦明,愿拜先生为师!传平定天下,拯救苍生之法!”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加入书签

设置

字体样式
字体大小